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科研項目 >> 內容

戴上紧箍咒 国际班能否健康成长

时间:2014/6/27 21:32:33 点击:

  核心提示:■全國各地高中國際班大量湧現,由此導致的辦學資質混亂、高額收費等問題屢遭诟病,加強公辦高中國際班管理已成共識。  ■建立完善國際課程引進的成本分擔機制,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予以補貼,同時讓那些既有出...

■全國各地高中國際班大量湧現,由此導致的辦學資質混亂、高額收費等問題屢遭诟病,加強公辦高中國際班管理已成共識。

  ■建立完善國際課程引進的成本分擔機制,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予以補貼,同時讓那些既有出國想法又有經濟實力的家長承擔部分成本。

  ■從長遠來看,公辦高中國際班應當打造出具有中國特色的國際課程,把國外留學生“引進來”。

  盡管早在3月底,北京市教委就宣布不再審批新的高中國際班,同時加強對高中國際班的招生管理,但這似乎並沒有影響學生、家長們了解、報考國際班的熱情。

  6月28日,一場大型的高中國際班和國際高中公益擇校會將在北京語言大學舉辦,據活動主辦方介紹,前來咨詢報名的學生、家長接近千人。北京海澱區一位學生家長屈女士(化名)告訴記者,女兒盤盤幾乎報考了北京所有公辦高中國際班,參加了近10場考試,才拿到一所名校的預錄取通知,“感覺今年的競爭異常激烈”。

  一邊是如潮水般的出國留學需求,一邊則是日趨收緊的高中國際班政策。近年來,隨著出國留學熱的興起,全國各地高中國際班大量湧現,由此導致的辦學資質混亂、高額收費等問題屢遭诟病,加強公辦高中國際班管理已成共識,但是如何管,怎樣順應國際化浪潮、滿足學生需求把高中國際班管好,卻考驗著教育行政部門的智慧。

  規範管理、收緊審批成大勢所趨

  在多年研究高中國際班的北京師範大學教授袁桂林眼中,北京市此次叫停審批高中中外合作辦學,像是一次政策調整的“急刹車”。

  此前5年裏,北京公辦高中國際班一直都保持較快增長態勢。中國教育在線發布的《2014年出國留學趨勢報告》顯示,截至2013年,北京共有17所公辦高中開設22個國際班,計劃招生人數達到1355人;而在5年前的2009年,北京公辦高中國際班只有9個,招生人數僅爲440人,招生人數保持年均20%以上增長率,5年翻了近兩番。

  不只是北京,同爲一線城市的上海,51所示範性高中裏,就有24所開設了國際班項目,占比32%。公辦高中國際班熱還從一線城市向二三線城市蔓延,發展相當迅猛。到2012年,江蘇南京的高中國際班數量達到18個,招生人數575人。河南鄭州2010年有9所學校開辦16個國際班,到2011年就有13所學校推出24個國際班,一年新增8個。

  “從統計文獻和媒體披露的資料來看,公辦高中國際班的增長速度相當快,並呈現出學校多、學生人數多、所占比重逐漸加大等特點。”袁桂林指出,這背後有政策、經濟、社會等因素的正常推動,如教育規劃綱要鼓勵基礎教育國際化、多樣化辦學,京滬等地紛紛將中外合作辦學作爲重要發展戰略,富裕的家庭希望送孩子出國留學,這些都客觀上促成了國際班的火熱,另一方面也有非理性因素的存在,例如收費偏高並缺乏依據,部分高中爲了追逐名利,條件不符合仍強制上馬國際班,以及不正規中介機構引發的虛假宣傳等問題,對學生、家長造成了損害,引起了社會的廣泛質疑。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基礎教育室主任汪明也指出,總的來看,目前公辦高中國際班存在多方面問題,如准入門檻不明確,很多地方違規批國際班;收費偏高,特別是那些打著改革試驗班名義的國際班,收費沒有政策依據;定位不清晰,有擠占公共優質教育資源的嫌疑;課程設置混亂,國內必修課程不開齊開足,國際優質課程也引不進來,國際班淪爲“洋應試”等。

  “針對這些問題,加強國際班規範宜早不宜遲。與其走一步看一步,等到問題集中爆發再作規範,不如盡早明確相關政策,切實爲高中國際班的健康運行提供制度保障。”汪明說。

  事实上,早在北京叫停国际班之前,已有浙江、上海等多地收紧国际班的审批。早在2013年初,时任教育部国际司司长张秀琴就曾表示:“目前在高中阶段合作办学,是希望借此引进新的办学理念和教学方法,更新教学內容,但是一些国内高中把国际班变成出国留学预备班,有违允许高中合作办学的初衷,我们对此不赞成,不倡导!”同年9月,教育部国际司副司长生建学再次表示,将对各种形式的高中国际班进行规范,对于符合條件的、能够转入正常“合作办学”的要规范办学;不符合规定的,将进行清理。

  近日,記者就此問題采訪教育部國際司政策規劃處副處長申玉彪,他表示,教育部將于近期出台加強高中階段涉外辦學管理工作的意見,明確高中國際班的管理體制、收費、課程設置等政策。

  記者通過調查發現,從2011年到2014年,全國各地已有浙江、安徽、黑龍江、吉林、山西、上海、重慶以及廣西南甯等地明確出台了高中國際班或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管理辦法,從開辦資質、准入門檻、課程設置、收費及財務管理、招生管理等各方面對高中國際班進行明確規定。從政策走向來看,規範已成爲教育部與各地加強高中國際班管理的大勢所趨。

  明確舉辦資質,准入須經省級教育部門批准

  曾幾何時,公辦高中國際班由于存在擠占公共資源爲少數出國留學的學生服務的嫌疑,而屢屢遭到诟病。北京新東方外國語學校校長王鵬曾旗幟鮮明地反對公辦高中辦國際班。他表示:“我一直明確反對公辦高中開設國際班。公辦學校屬于財政全額撥款,由全體納稅人負擔,而國際班由于收費、培養方向等諸多因素,注定只能爲一小部分學生和家長服務,因此公辦學校國際班的本質是少數人從公共資源中受益,對其他學生和家長很不公平。”

  對此,袁桂林教授卻有著不同的看法。他在深入開設高中國際班的北京25中調查時了解到,雖然國際班會占用一定的教育資源,但外教的到來卻給中國教師們提供了很多交流的機會,也給其他班的學生們上口語課,提高了所有學生的口語水平,開闊了他們的眼界。“事實上,這是一個資源共享的過程。”袁桂林說。

  安生文教交流基金會執行副主席張梧華的解釋讓人更加清楚。他說:“如果公辦高中辦國際班的目標只是送學生出國留學,那就是走錯了方向,因爲政府和公共財政不能承載這樣的使命,但是如果公辦高中國際班是爲了引進國際優質資源,深化課程改革,甚至吸引國際留學生的話,那就是政府和公共財政的戰略使命,不存在擠占公共資源的問題。”

  事實上,目前公辦高中國際班主要存在兩種形式:一是經過正規審批的中外合作項目或機構,經過各省審批並報教育部備案的僅90個,納入各地招生計劃;二是各市縣、學校以“課程改革實驗班”等名目設定,未經省級教育部門審批並報教育部備案的國際課程班。

  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主任助理兼國際處處長車偉民指出:“那些經過審批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還是很規範的,辦學經驗比較成熟,也基本是按照中外合作辦學的教育理念在進行。”目前存在爭議較大、問題較多的是第二種形式的高中國際班。生建學曾強調,一些學校按地方課程改革實驗批准國際課程班,引進部分國外課程,進行“預科教育”,這是在打“擦邊球”,下一步教育部將對這類情況進行重點整合。

  從各地出台的政策來看,都對高中國際班的舉辦資質、准入門檻進行了明確規定,基本上解決了“誰能辦、誰來辦”的問題。

  浙江、安徽、黑龍江、吉林、山西、上海、重慶以及廣西南甯等八地都明確要求高中國際班的准入實行項目審批方式,僅由地市教育行政部門審核還不夠,還必須經過省級教育行政部門審批,將審批權收歸到省級統籌。其中,浙江、吉林、山西、重慶等地以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的名義審批,而黑龍江、廣西南甯、上海等地則是以高中國際課程班的名義審批。

  在辦學資質方面,各地要求盡管寬嚴不一,但基本上要求具備中外合作辦學、開設國際課程班的師資條件、硬件設施,尤其對引進國外優質教育資源進行了明確規定。例如,安徽、山西、重慶都要求具有外教聘請資質,實際聘請外教時間不少于一年並年審合格;重慶、浙江明確要求合作的外方學校應在所在國具有較高的聲譽和較強的教育教學實力。

  浙江、安徽等地還對省域內高中國際班的布局結構進行了要求,提出各地開設國際班,應當充分考慮人口總量和生源情況,防止一哄而上,設置過多過濫。浙江嚴格限制高中國際班的規模,以設區市爲單位,辦國際班的高中數量控制在當地高中總數的5%左右,學生總人數不得超過該校在校生規模的10%,且每校只能舉辦一個中外合作辦學項目。

  “經地市教育部門同意,由省級教育部門審批,報教育部備案,這樣的程序才符合中外合作辦學條例的規定,同時要求學校具備良好的辦學條件、教學與管理水平、師資狀況等舉辦國際課程班的必備條件,真正發揮中外合作辦學的作用,引進優質教育資源,深化國內課程改革。”汪明說。

  完善國際課程引進的成本分擔機制

  高中國際班的高收費,尤其是以課改試驗班名義舉辦的國際課程班缺乏收費依據,引發很多質疑。《2014年出國留學趨勢報告》顯示,北京市公立高中國際班的平均學費約爲每學年8.65萬元,遠遠超過北京市普通公立高中學費每學年800元的標准,是普通高中標准學費的百余倍。

  不過,在上海,國際班的收費降下來後,卻給學生、家長帶來了新的苦惱。今年2月份以來,上海的蔡女士就一直在爲孩子選報民辦還是公辦高中國際班而猶豫不決。上海市規定,從今年開始,公辦高中國際班不得另行收費。受到經費銳減的影響,蔡女士參加部分公辦高中國際班宣講會時明顯感受到,國際課程縮水,外教減少了。

  蔡女士說:“家長當然歡迎不允許額外收費,但這背後的問題不得不直面:以前學費每學期3—4萬元,現在只有2000元左右,學費大跳水,師資和課程能不受影響嗎?國際課程壓縮後,與讀國內課程有何區別?”蔡女士非常擔心,3年以後孩子申請國外大學的競爭力會不會受影響。現在,她更傾向于選擇民辦高中的國際班。

  蔡女士的擔心並非沒有道理。張梧華告訴記者,高中國際班的辦學成本,主要取決于國際課程類型,取決于所配置的教師及管理團隊,尤其是外教的數量和質量。目前,外教的工資從8000元到2.8萬元不等,外籍教學管理人員的工資則更高,再加上國際課程的運營費用,包括課程、教材、實驗器材等費用,一個國際班沒有上百萬元根本下不來。

  據了解,上海的情況在全國尚屬特例。除今年審批了七寶中學與美國德懷特中學合作舉辦七寶德懷特中學之外,上海此前一直嚴格限制,從未審批過一家高中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取而代之的是,上海在2013年下發文件啓動高中國際課程班試點,分別針對所有學生選擇部分國際課程科目在拓展型、研究型課程中試用,針對單獨編班的學生開展中外融合課程試點,探索上海市高中引進和融合國外先進課程資源的方法和途徑。

  也就是說,上海的高中國際班采取的是中外融合課程試點的形式,而非其他省份通行的中外合作辦學。而這種以課改試點名義存在的國際班,按照今年初教育部等部門聯合出台的《關于2014年規範教育收費治理教育亂收費工作的實施意見》,公辦高中單方面引進國際課程,以課程改革實驗班等名義舉辦國際班的,所需費用納入學校辦學經費成本核算,不得向學生收取額外費用。因此,上海公辦高中國際班不能收取任何額外費用。

  高中國際班的高收費讓人诟病,不過,像上海這樣不收取費用,會不會影響到高中國際班的原有效果呢?

  汪明指出:“一方面,高中國際班滿足了部分學生的選擇性需求,不論是公辦高中還是民辦高中,向學生收取一定費用都是合理的,但另一方面,嚴格規範公辦高中收費已成爲一個基本的政策走向。在這樣的背景下,公辦高中國際課程班現行的收費模式能否持續,需要打上一個問號。從規範的角度看,公辦高中以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的方式舉辦國際課程班,才可以按照相關的收費政策執行,但收費項目和標准,應按規定報經當地物價管理部門審批,收費收入實行收支兩條線管理,單獨建賬,獨立核算。”

  至于以課改試驗班等名義舉辦的高中國際班,汪明表示:“按照國家現行政策,不能收取額外的費用,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如果不收取費用,學校爲了辦好國際班,把優質教師、更多經費投放到國際課程中,國際班的學生享受到特殊的教育資源,卻沒有付出相應的成本,反倒有擠占公辦教育資源的嫌疑,産生教育不公問題。”

  “我现在非常担心,上海取消高中国际班收费之后,可能会导致部分公办高中因经费紧张而观望,缩减国际课程、改用中方教师,进而影响到试点的整体效果。”张梧华指出,可以在国际课程班试点的基础上,适当放开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审批,建立完善國際課程引進的成本分擔機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予以补贴,同时让那些既有出国想法又有经济实力的家长承担部分成本。

  探索中外課程融合,讓所有學生受益

  說起高中國際班的國際課程,屈女士用了一句“亂花漸欲迷人眼”。“剛開始時,IB、A—level、AP課程等各種課程五花八門,有什麽區別,各有什麽優勢,根本不清楚。跑了十幾場現場宣講會,查了厚厚一摞資料才慢慢明白過來。”屈女士說。

  《2014年出國留學趨勢報告》顯示,北京公辦高中的22個國際班中,共有引進來自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國的7種國際課程體系。其中,AP課程占到63.64%,A-Level課程和IB課程分別占比9.09%。

  對此,汪明告訴記者,國際班課程設置主要包括三種模式:一是以國際課程爲主,僅保留少數國內核心課程,該模式在部分國別課程實施中尤爲明顯;二是學校把引進的國際課程和國內課程進行融合,剔除國際課程中的某些科目,加入國內課程中的一些科目,實行學分制;三是國內的核心課程不變,開設一些國際考試課程,爲參加國外大學考試作准備。

  記者通過調查發現,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上述三種情況都存在各種問題。在以國際課程爲主的學校,國內必修課程被嚴重邊緣化,中方課程開不齊開不足;而中外課程的融合模式中,國內課程被忽視、被擠占的情況頻頻發生;至于第三種情況,在很多地方則完全淪爲“洋應試”,直接上托福、雅思、SAT的培訓課,集中精力應付考試,平時成績和出勤率則弄虛作假,將引進國際課程硬生生變成功利化的應試教育。

  “當前,高中國際班最嚴峻的問題之一,就是教育主權的問題,能否貫徹國家教育方針,應當保留哪些科目的國家必修課程?不完全學習國內課程,要不要授予中國高中文憑?這些都需要明確的規定。”袁桂林表示。

  汪明指出,高中學校舉辦國際班,應當根據國家和省市普通高中課程及學分規定,開齊開足國家必修課程,這是底線。不過,數理科目課程和部分選修課程,可以采用學分互認方式引入國際課程。凡采用學分互認方式引入的國際課程,需經省級教育行政部門審核同意,加強審批監管。

  記者查閱浙江、上海、安徽、山西等八省市高中國際班管理辦法發現,各地都已建立國際班課程,尤其是國際課程和教材引進的審批機制,高中國際班的課程方案須報請教育行政部門審核同意,引進國際教材需要經過教育部門和專家審核。

  例如,上海市教委明確規定,中外融合課程方案、課程計劃及其教材須經審查,其中國家課程中的語文、思想政治、曆史和地理四門課程應爲必修課程,應符合國家課程方案的要求。張梧華指出:“這樣的制度設計就很有現實針對性,很有必要。這四門課程是最具有中國特色的課程,而且從國外大學招生來看,他們最青睐那些具有紮實中華文化功底和卓越國際視野的中國學生。”

  “開辦高中國際班,引進國際優質課程資源,借鑒國際經驗和理念,對深化國內課程改革具有積極意義,因此高中國際班決不能只是停留在爲少數學生服務的層面,而應當成爲課程改革的試驗田。”汪明指出,“據我所知,北京一些優質高中,如35中都嘗試將引進的國外課程融入面向所有學生的國內課程當中,真正讓所有學生受益。這應當成爲高中國際班向前發展的趨勢和方向。”

  事實上,很多公辦高中都已經意識到國際班所承載的價值和意義。在6月20日召開的北京市海澱區基礎教育國際化校長論壇上,與會的八一中學校長沈軍、101中學校長郭涵都不約而同地指出,高中國際化,決不僅僅是辦一個課程班滿足少部分學生的需要,而是面向所有學生的國際化,讓所有學生受益。

  在张梧华看来,高中国际班还应当承载着更多责任和使命。“引进国际优质资源,深化课程改革,这是近期的战略使命。从长远来看,公办高中国际班应当打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课程,与孔子学院‘走出去’战略相呼应,把学生‘引进来’,成为吸引国外留学生来华留学的重要平台。”张梧华说。(记者 李凌 易鑫)

  全國各省頒布的高中國際班管理辦法

  黑龙江 2011年出台《关于加强普通高中国际班管理的意见》

  浙 江 2011年5月18日出台《关于规范普通高中学校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管理的意见》

  安 徽 2012年7月18日出台《关于加强普通高中国际班管理的意见》

  重 庆 2013年2月18日出台《关于加强普通高中国际班管理的通知》

  上 海 2013年5月9日出台《关于开展普通高中国际课程试点工作的通知》

  山 西 2013年7月5日出台《关于加强山西省普通高中学校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管理的意见》

  吉 林 2014年3月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普通高中中外合作办学管理的意见》

作者:不詳 來源:網絡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版权所有@2014 上海市新沪商发展研究院;学校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理科大楼A517室 滬ICP備12025519號-1